69书啦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六十八章 夜宴
    和一个金发美人的的邂逅看起来很浪漫,但终究也只是一段生活小小的插曲。 回到了住所,陆希遇到了等了自己好久的塞希琉,普莉姆拉则在继续执行监视任务。相比起塞希琉那孱弱的魔法师体格,作为优秀战士的普莉姆拉更擅长干这种持久xing的枯燥工作;另外一方面,三无娘的她长得再软,也拥有将存在感压制到最低点的二次元逆天属xing,作为跟踪者是再适合不过了。

    “今天还是没有什么可疑的?”陆希问道。

    “完全没有,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无趣大叔。另外,我又在大使馆偷偷打听了一下;据说,巴尔斯的人缘据说还很不错呢;虽说没多少本事,但却很热心助人,使馆里不少人都受了他的帮助。嗯,总得来说,我不太相信他是间谍。”

    “理由呢?因为他的人缘好,看上去像是个好人?”

    “不,这才是问题所在。如果他真有什么问题,理应保持低调才对吧,可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热心肠的老好人,未免也太显眼了点。”

    “说不定这也是一种伪装的方法。”

    “另外,我和莉姆已经昼夜不停地监视了他足足一个星期。无论是多高明的间谍,也不可能一点马脚也不露吧?”

    “那是因为你们没见过世面,”陆希忍不住说,“一边潜伏了几年甚至十几年,一边谈情说爱生孩子的间谍我都见过。比如于成和江萍啊!算了,你没听过也无所谓。不过,你要说线索嘛……他每天都要去南城的酒馆玩,这你也知道了;可他每天都要在酒馆里赌博,而且还输得不少,那金额怎么都不是一个小小的武官参赞可以承担的。我们至少可以告他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这算是可疑的地方吗?”

    塞希琉瞪着眉目,再次用打量阶级敌人的目光将陆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这才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一点也不。或者说,如果他花钱不那么大手大脚,我反而觉得可疑呢。”

    “这怎么说?”陆希不由得讶然。他上下打量了塞希琉一下,似乎想研究一下她的脑子是不是之前被门夹过。

    “我仔细调查了一下巴尔斯的履历,非常地平凡,不过再查一查家庭关系,那就很不得了了。”塞希琉停顿了一下,缓缓地说道,“巴尔斯的夫人名叫英格丽·帕特利克,是阿普斯特公司的大股东之一。”

    “阿普斯特?联邦最大的魔导器制作公司?”

    “对,就是那个阿普斯特!你也听说过嘛。”

    陆希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呢?他胸前的护身符就是阿普斯特公司生产的。

    “哈,帕特利克夫人我虽然没听说过,但作为阿普斯特的大股东,至少也应该是个商界女强人吧,为什么会嫁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外交官呢?”

    “这一点我也非常好奇,但这的确是事实。通过巴尔斯的银行账号来观察,他的夫人每个月都会给他存入1000金米拉,供他开销。”

    “呜呜,是我十年的工资!”陆希瞪着眼睛,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是我十五年的!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卡罗尔搞得那些不着调的事,你一介土豪也有脸在我面前哭穷!”塞希琉一串嘴炮将陆希击倒坠之后,又面无表情地回答,“所以说,无论他在赌场上有多少进出,也并不奇怪。更不能构成逮捕他的理由。”

    和塞希琉的谈话让事情的进展再一次陷入了困境,就在两个人相对无言的时候,一封请帖送到了陆希的住所。

    这封请帖是由奥克兰帝国宫内府亲自颁发的,皇帝盖伊乌斯要在城外的白露离宫宴请各国驻奥克兰的大使,当然,驻在的各部首脑,将军以及伯爵以上的大贵族们也会参加。

    “这是什么意思?生ri宴会?皇帝八十岁的大寿应该是下个星期吧?”陆希拿着请帖,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这应该算是在正式大宴之前的小规模晚宴吧,所以地点只是在城外白露山林的离宫,”从大使馆亲自给陆希送来请帖的菲尔斯回答,“各国前来祝寿的正式使节都还没有到齐,外地的诸侯领主也都还在路上,到了下个星期,皇帝才会在辉煌厅正式请宴,那才是真正的万国来朝,盛世气象啊!”

    “嗯,看来你还是很神往这个什么,呃,‘万国来朝,盛世气象’嘛。”陆希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不如这样吧,你就代替我去参加这个什么‘小规模晚宴’吧?”

    “那可不成,这一次,我们大使馆总共只收到了三份请帖。伯伊尔大使,蒂娜准将,以及阁下,其他人可没有资格。像我这种大使馆的小阁僚,要去参加宫廷宴会,也至少得到皇帝大寿那天了。”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去参加这劳什子的晚宴……而且,您不觉得太可疑了吗?大使馆里地位比我高的家伙应该也不少嘛?为什么请帖会下到我这个刚刚上任的区区一介助理武官参赞手里?”

    “一定是因为您是我国年轻人的典范嘛,能够俘虏巫妖的少年英雄,百年来还是头一次呢。奥克兰的权贵们想见识见识也很正常嘛。”

    “哦?这您也知道?那可真是失敬失敬了。”

    “毕竟大使馆也能订到国内的报纸嘛。”菲尔斯似乎没听懂陆希的讽刺,抿着嘴笑道:“况且,对方已经正正规规地通过宫内厅下请帖了,如果不去,在外交礼仪方面可算是我国的大失态啊!”

    “嗯,反正对方也不知道陆希·贝伦卡斯特长什么样,说不定会认为是个风度翩翩,博学多识的中年美男子呢,就像您这样。”

    “呵呵,您可真是幽默。对了,您的身量如何?我需要尽快准备礼服。”

    于是,在第二天下午,陆希便不得不无奈地坐上了豪华的四轮马车,离开了塞罗克希亚的城区。在经过两个小时的路程,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陆希透过了车窗,终于看到一大片布满白露枫林的山岭,以及将那树林分劈为两半的青石板大路。

    在那树林和山岭的中间,有一处不大不小的湖泊和平地。围绕着湖泊,奥克兰皇室便在这片平地上建起了一座宫殿,这便是所谓的白露离宫。和永辰宫为了宣示帝国威仪,那种气焰滔天的威严和庄重相比,白露离宫就更注重居住xing和艺术xing,它的建筑物和内部装饰更显得非常典雅和优美,高贵却更透着一股柔情。

    就比如说在离宫广场上的那个大理石的塑像,是以光辉女神和十二位小天使嬉戏的场景为题的;女神温柔和慈祥的笑容,小天使们憨态可掬的调皮,给人带来的更是一种温暖和浪漫的人文情怀。

    陆希穿着一身得体的华丽法师礼袍,他大步走进宴会厅的时候,发现舞会已经开始了。昂贵的酒水和丰盛的餐点放置在大厅两侧的桌子上,不时有侍者托着盛满了红酒或鸡尾酒的水晶杯在人声鼎沸的大厅中穿梭着。豪华的水晶灯座掉到了半空中,将整个大厅照耀得有如白昼,优美舒缓的音乐飘荡在厅堂中,更是让人身心都得到了舒缓。衣着华丽,神采照人的高官贵妇们三五成群地聊着天,不时用道貌岸然的姿势发出矫揉造作的笑声,有的更是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宛若蝴蝶飞扬。

    这样歌舞升平的华丽场景,即便在另外一个世界,陆希也只是在电视银幕上看过。可是,当他再一次身处这个环境的时候,却总觉得周边的一切都显得无比的虚幻,缺乏有血有肉的真实感。

    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即便再华丽,陆希也只会感觉到无聊和格格不入。

    他随意走到了一个长桌前,开始默默地给自己加食物。银质食盘上很快便加满了各种豪华的宫廷料理。他又拿起一个水晶杯,给自己倒满了满满的饮料。

    “找个花园的僻静处,把东西吃了吧。然后就可以开溜了。”陆希对自己说。他神经再粗,也不好在这样道貌岸然的环境下胡吃海喝。

    就在他往水晶盘上加最后一块鹅肝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伯伊尔大使的声音。

    “贝伦卡斯特卿,你这是在干什么?!”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